当前位置:xmsx.cn历史二战珍贵记忆 :小小的物件 却都是二战的百态
二战珍贵记忆 :小小的物件 却都是二战的百态
2022-08-07

今年是二战胜利70周年,谷歌文化学院搜集了100个历史小物件回顾二战,在这里略展示一二,来聚焦小国家荷兰的二战风云。

投降旗

1940年5月14日

4天以前,德国军队进攻荷兰,包括鹿特丹在内的各个城市都燃起了战火。德国人威胁如果荷兰不投降将炸毁这些城市。军官Gerrit Ommering就用床单和一根扫帚把做了一面白旗。他来回走在德军和荷军之间,不停摇旗子。途中一个受伤的士兵的鲜血溅在这面旗子上。

埋在战壕里的镐

1940年5月11日

这天清晨,23000名德国士兵发动了一场对Grebbeberg的袭击。这是一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小山丘,紧邻这一个荷兰小镇雷嫩。德国军队的战斗力远远高过经验匮乏且只有2500个士兵的荷兰第八步兵军团,这场战役很快以德国胜利而告终。因为地形复杂,德国人曾用这样的镐来挖战壕。

久经沙场的手表

1940年5月14日

这一天德国飞机发现一艘荷兰炮艇刚刚停靠在卡兰茨奥赫岸边。在这之前,这艘炮艇刚刚成功守卫了荷兰北部的阿夫鲁戴克大堤。但它也不辛被炮轰导致沉船。船员们纷纷从这艘已经被点燃的船上跳下水去——包括A级乘务员Coenraat,也正是他带着这块表。最后他活下来了但他的17个船员却牺牲。

纳粹军官的制服

Arthur Seyss-Inquart在1938年成为纳粹的一名忠实成员。1940年5月29日,他作为荷兰纳粹首脑正式就职于荷兰海牙的国会大厦。他作为希特勒在荷兰的代表者,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德国的政策制定。这身军服就是他的制服。

新的流通货币

1940年,随着荷兰被占领,一种新的货币开始投入使用,即Reichskeredit-Kassenscheine。德国士兵可以用它在荷兰商店买自己需要的商品。

死亡打字机

德国侵略者除了洗脑来利用士兵,也同样利用建立文化服务部门笼络人心。在这里,一台打字机可以像一颗子弹一样杀人。到1944年底之前,这台打字机被用于荷兰格罗宁根的鲁汶大广场。在残忍的审问过程中,数不清的逮捕证词和忏悔书被详细记录下来。这些文件更助长了对犹太人的迫害。

纳粹军官的椅子

这张带有雄狮的荷兰纳粹党徽的椅子,曾在荷兰乌得勒支的Anton Mussert的办公室里,Mussert曾是荷兰国家社会主义运动(NSB)的联合建立者之一和领导者。

商人海军枪手的背心

当二战爆发时,还有数千人跟随荷兰商业海军在海上航行。然而战争打响,他们的生活彻底改变:战争爆发时不在占领水域内的船只被要求协助同盟军队。这基本是由于1940年6月6日荷兰皇家法令颁布的航行禁令所造成的。图中就是这群士兵们航海的背心。

Anne Frank的弹珠

当一些犹太孩子被德军送走或被藏起来时,都会扔掉他们的玩具。弹珠是一个孩子最为珍视的财产。在他们被运送去集中营的前一晚,阿姆斯特丹南部的一些孩子都曾说:“让我们扔掉它们!”于是他们恋恋不舍地将这些弹珠扔到窗外,却希望邻里的其他孩子能够将它们收集起来。这就是著名的集中营作家Anne frank的珍藏。

Snip & Snap木偶戏

1940年5月,在对鹿特丹持续了几月的轰炸后,德国人想让荷兰人尽可能继续正常的生活。所以,娱乐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还有什么能比snip和snap两位更能让大家放松呢?几年下来,喜剧剧场Willy Walden(SNIP)和Piet muyselaar(SNAP)几乎场场爆满。